菠萝的海

我的老板是个呆逼

哈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,又甜又沙雕,角度非常好。


YOLO:


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我流着哈喇子睡得正香,床头柜上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开始震动,我不耐烦的揪过被子捂耳朵。奈何那边的人还是个犟脑袋,手机一响就震个没完。得,您厉害,我接还不成?


电话那边的人大着舌头报出个地址,我强忍着问候他祖宗的冲动,钥匙一揣拎着外套下楼开车去了。


一看时间,半夜两点半,准没好事。


您别误会,我之所以这么晚还有业务,纯粹因为我是著名青年演员白那个宇


——的苦逼发小兼助理。



晚风吹的我直打哆嗦,我跺着脚在酒吧门口跳了段踢踏舞取暖。


又等了大概十分钟,我的呆逼老板终于出来了,两个大汉一左一右的架着他,我老板在中间醉成了一滩泥。我赶紧把人接过来,帽子口罩箍齐活儿了把人拖上了车。


我心里起了疑,白宇虽然是个呆逼,但酒量还是不错的,总不至于醉成这幅德行,难道是有金主想包养他?所以故意灌醉他的??


我越想越不对劲,只想赶紧开车逃离这个是非之地,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兄弟踏进泥沼。钥匙一拧,油门一踩,贴地飞行还没来得及窜出去呢,就听到有人在敲我的车窗玻璃。


完了完了完了,肯定是金主来找我要人了。


我摆出一个自认为很有威慑力的表情摇下了车窗,“您好,请问有什么事儿吗?”


“哎哎哎,小兄弟麻烦你把朱老师也一起带回去吧,他助理联系不上。”车窗外面的人冲我指了指怀里人的漂亮脸蛋。


“哎,不是我说……”我还没来得及反驳,那位大哥就拉开车门把人塞上了车。


“小兄弟谢谢了啊,别担心,这都是白老师安顿好的。”他颤着一身肉跑远了。


不担心的话您跑个什么啊?白宇这个呆逼,真当自己是福利院吗?逮谁都收留?


我认命的叹了口气,唉,算了,前同事总比金主强。



我小心翼翼的绕着小路走,生怕这二位当红演员被人拍了去,那可就不得了了。


要是被跟了车,我已经能想到明天的热搜预定了。


#白宇朱一龙深夜买醉为哪般?


#朱一龙夜宿白宇家整夜不归


#朱一龙白宇深夜幽会实锤


我越想越恐怖,朝着更偏僻的路开了过去。路况不太好,颠的人一晃一晃的,白宇突然支楞起了脑袋,我以为他晕车了要吐,赶紧翻出个塑料袋给他接着。


白宇的眼珠子转了又转,倒是没吐,只憋出来一句没头没脑的话,“我要保护我龙哥!你们不许灌他!”


后座的朱一龙像是接收到感应似的也开始瞪眼睛,“白宇你不许喝了!你给我把杯子放下!”


得,合着这二位是打算说相声了。


“龙哥!”


“小白!”


“龙哥哥!”


“小白白!”


“亲爱的拢龙葛葛!”


“大宝贝小白迪迪!”


行吧,这台湾话都整出来了。


白宇坐在副驾驶使劲儿拧着脖子把脑袋往后塞,我实在看不下去这情深深雨蒙蒙版本的沙雕侠侣,索性把白宇也塞进了后座。


呵,没想到这两位满世界嚷嚷解绑的前同事关系还挺好。



好不容易捱到了白宇家车库,我熄了火,打算先把白宇送上去,再过来接朱一龙。


没想到我刚一碰上白宇的胳膊,这货就死命的往人家朱一龙身上扒,含着一条发了肿的舌头乱喊:“别碰我!你休想把我和我龙哥分开!!”


嘿,你说我这个暴脾气,就他这个小纸片身材,我让他一只胳膊都能把他扛上去。


我拽着白宇的腰就往下扯人,早就忘了他扒着的是个活物,还是个干撸80kg铁的暴力活物。


朱一龙把人往怀里一搂,一双大眼睛一瞪,冲我射过来的全是冷兵器。


“你干什么?!”


刚刚那个和白宇说相声的醉鬼朱一龙哪去了?呜呜呜呜我好害怕,妈妈我要回家。


你别看朱一龙凶我挺厉害,可是他连个直线都走不了。


最后我不得不扛着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上楼,要说那是什么滋味儿。朋友,你在工地扛过沙包吗?



我把两滩烂泥往沙发上一扔,耷拉着两条废胳膊去锁门。要说这个朱一龙,虽说我今天是头一遭见他,可我对他真是没什么好印象。


我是最近才跟的白宇,对他俩的前同事之谊不算了解,但朱一龙那些粉丝叨逼叨在网上骂白宇的我可是看了不少,什么倒贴吸血蹭热度,反正是怎么难听怎么来,听说最近还搞了个什么分手费。


您给我说说,他俩啥时候在一起过???


白宇虽然是个呆逼,但对我们真还挺好的,我们看他也就跟看自家傻儿子似的。之前他剪了个特别蠢的锅盖头,听说还有工作人员陪他一起剪了,虽说后来我观察了一圈也没发现他说的是谁。


我锁好门,开始给这两位大爷一件一件的拆装备,刚把朱一龙帽子摘下来我就乐了,哈哈哈哈哈,你说你个浓眉大眼的怎么脑袋也跟白宇一样是个锅盖。



可能是一路冷风吹的他们清醒不少,两位演员的醉酒程度已经从烂泥退化到了疯汉,我满屋子的捡着他们乱扔的东西,恨不得把他俩捆成两只大螃蟹。


白宇躺在餐桌上刷着微博,嘴里念念叨叨的,“我看这分手费就是我的啦,嘿嘿嘿嘿,转发!”


朱一龙一听这话,从沙发上爬起来,左脚踩右脚的走到白宇跟前,“我不许你转!不许你分手!”说着话就把手机从白宇手里抽出来一把扔进了洗碗池。


哎哟喂,金主爸爸的荣耀八!


我手忙脚乱的把手机捞出来,又看见朱一龙站在那开始掏兜。


他先是从外套里掏出两部手机,又从裤兜里摸出钱包,最后又不知道从哪翻出一串钥匙。


他把钱包里的卡和现金都抽出来塞进白宇手里,又把钥匙挂在白宇小拇指上,抓着白宇的手腕说:“这……这是我今天带的全部家当,卡里大概有三千万,钥匙是我在北京的房子,明……明天就去过户成你的,你要觉得……觉得不够,我在上海还有房产,都……都给你!你别要那三十万,行吗?”


我震惊了,这就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吗?朱总裁,白宇要是不答应您看我怎么样?体健貌端无婚房,可弯可直会暖床啊!



白宇使劲的眨巴眼睛,像是在消化朱一龙刚才那段真情告白。


我捧着手机站在一边露出老父亲的慈爱笑容,白宇快答应他!我同意这门婚事!


什么?我见钱眼开?我是那种人吗我?你看这个朱一龙长这么俊,不配白宇那不可惜了嘛,而且他还这么有钱你说是吧。


白宇从桌子上跳下来,反握住朱一龙的手,“龙…龙哥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我也不跟你玩虚的,我看不如今天我们就结为父……父……”


结为夫妻!!我就知道白小宇是个有恩必报有爱必回的好孩子,我好想拿着大喇叭冲出去绕着北京城连跑八圈,朱白大军你们搞到真的了!


“不……不如我们今天就结为父子吧!”白宇说完就扯着朱一龙要朝墙上贴的财神像一起下跪。


父你个大头铁拐李的子啊!白宇你个不孝的玩意儿,我今儿非替你爸抽你不可!


幸亏朱一龙还有一丝理智,他拍拍白宇的手把他拉起来,“不对,小白,我们这样不对。”


朱老师,感谢您,从前是我有眼无珠,东方的智者非您莫属。


“财神是求财运的,你等我百度一下结为父子拜哪个神仙。”


………………


我的神啊上帝以及老天爷啊,谁来把我带走吧!



得亏我之前是苗苗幼儿园的最佳辩手,好说歹说终于拆散了这段孽缘。


连哄带推的把两位祖宗扶到了沙发上,我就转身进了卧室铺床。等我铺完床出来,才是真的傻了眼儿。


两个一米八几的大帅哥挤在一张沙发上互啃的起劲儿,白宇两手搂着朱一龙的脖子,嘴里哼唧唧的喊着哥哥。朱一龙一手搂着白宇的后脑勺,一手贴在他脸上摩挲。两个人亲的那叫一个难分难舍,难舍难分。


我觉得我受到了伤害。


正当我纠结是该走还是该留的时候,就见着朱一龙那只圆圆的手顺着白宇的脸一路摸了下去,先是脖子,然后是肩,紧接着是背和腰,最后落在了白宇屁股上,还捏了捏。


你说这我还能忍?你亲亲摸摸也就算了,姓居的你还真想拱我家小白菜?!


白宇家里实在没件趁手的武器,我扯下正在充电的充电宝就冲了过去。


“朱一龙你个老流氓!你给我把白宇放开!”


我本来只是想吓唬吓唬他,没想到白宇比朱一龙反应还大,他一把推开朱一龙蹭的就站了起来,脑袋不偏不倚正中我的充电宝,血登时就流了下来。


白宇清醒了,朱一龙也清醒了。


我醉了,吓醉的。


这次朱一龙倒是没凶我,他直接一拳把我掀翻了,然后抱着白宇冲去了医院,我第一次觉得我一米八的体格是如此娇弱。



当事人现在就是后悔,非常后悔。


后来听说朱一龙死活要开除我,白宇哄了他好久才把我留下。不过我的合同里多添了一条:【严禁殴打老板及老板家属。】


至于怎么哄的,你们自己想去吧。



我的老板依旧是个呆逼,还是个爱秀恩爱的呆逼。


——完——

评论

热度(632)